有兵味才能抓兵心

  有兵味才能抓兵心

有兵味才能抓兵心

上图为舞蹈《脱胎换骨》。曹 浏摄

  “我们一路高歌,向前,向前!”

  前不久,武警安徽总队基层文艺汇演优秀节目展演在该总队队歌大合唱中画上圆满句号。但晚会导演、该总队新闻文化工作站干事翟伟,悬着的心并未随着大幕而落下——这场由多数“白纸一张”的战士们撑起的晚会,能否获得观众认可?试行了半年多的“以演代训,以训促演”培养模式,能否成功传承基层文艺工作的薪火?

  事实上,从晚会开始到结束,互联网同步直播的评论区一直很热闹,各方观众的赞许纷至沓来。该总队政治工作部主任王冲感到,这次演出让基层文艺轻骑兵的“模样”变得愈发清晰。

  

  翟伟清楚地记得,去年9月那场颁奖晚会结束时,舞台上很多演员的眼中都噙着泪水。

  去年初,该总队按照新编制体制运行,那场晚会成为原政治部业余文工队不少文艺骨干的告别演出。翟伟说,彼时自己也曾动过离开的念头,但他曾经作为武警部队野战文艺小分队一员参加巡演,基层官兵眼中对军营文艺的期盼让他一直难以忘怀。

  用文学艺术作品教育官兵、活跃基层业余文化生活,是我军从红军时期就保持下来的传统。翟伟始终相信,这些有笑有泪的节目,具有不一般的力量。

  “强军事业离不开强军文化的支撑。”王冲说。但是,面对人才流失、编制受限、场地移交等诸多困难,下一步基层文艺的路怎么走,他也一度感到很头疼。部队的确是需要文化生活的地方,但不是什么节目都能看、什么人都能演。没有在部队摸爬滚打的经历做支撑,演出的节目便无法与官兵产生共鸣。

  文艺的灵感从基层中来,文化的滋养才能到官兵中去。该总队党委一班人对此深有共识,文艺工作不是中心,却需时刻配合中心,永远不能游离中心。新时代的军营文艺不仅要为了基层,更要紧紧依靠基层。他们盘活基层文艺创演力量,打造出“总队新闻文化工作站为牵引、集训队学员为骨干、基层‘一队一品’创演官兵为基础”的金字塔形架构。

  今年3月20日,作为这一架构中的中坚力量,总队文艺骨干集训正式开训。

  

  看着集训队人员花名册,作为队长的翟伟一夜未眠——除了原业余文工队的几名战士有一定基础外,其他学员几乎都是“白纸”一张。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如何让学员们迅速成长是当务之急,也是一大难题。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这既是集训队教练员张剑的一则信条,也是他在指导学员们练习“站肩”时的一句话。作为一名已确定自主择业的干部,他主动请缨参加集训,就是因为还放不下仍在心里回响的嘹亮军歌。

  站肩,是音乐快板《品牌文化树新风》里的一个动作。张剑说,大部分学员没有舞台基础,站在空旷的台面上就紧张,更何况是没有任何依托地站在战友肩膀上,很多人都会重心不稳摔下来。

  来自六安支队的学员潘树衡,已经记不清自己摔了多少次、身上有多少块淤青。他只记得,当这一动作练成的时候,自己就像是一座山。

  来自合肥支队执勤四中队的女兵刘晓乐,从来没接触过快板。“不会打咱就练,一千次一万次地练”,刘晓乐说,“练得多了,手上自然会磨出泡,但过两天就好了。”

  来自淮北支队的老兵余庆天,也觉得自己的腰“过两天就好了”,但这一过就过到了总队医院的病床上。集训期间,他时常觉得腰上不太得劲儿,但作为老兵,余庆天从来没吱声。没想到,演出当天“劲使大了”,他演完最后一个节目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临近演出的前几天,集训队常会通宵排练到凌晨,练功房里便会弥漫着泡面、功能饮料和汗水的气息。集训队副队长常飞龙说,偶尔抬眼看一看窗外凌晨4点的天空,觉得是种莫大的“犒赏”——只有为梦想努力付出的人,才能看到那般迷人的星辰。

  

  “现在‘魔鬼周’正在练翻轮胎,你演的《脱胎换骨》真带劲!”

  让演员们感到最高兴的是,战友们对他们演出内容的理解。有战士说,在他们的节目中获得了催人奋进的精神力量。

  《战士昨夜出发》《当兵的味道》《给青春理个短头发》……由于语言类节目对演员功底和创作周期要求都很高,因此这场晚会大多数节目都是以舞蹈或表演唱的形式出现。翟伟坦言,没承想这些节目能引起如此高的共鸣。

上一篇:杜富国:从排雷英雄到生活强者
下一篇:当一艘战舰遇见一座城市

网友回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